北京借腹生子价格

栏目分类:

新华社:避开校园足球的最大盲区-锦标主义的功

足球从来不缺争议,中国足球如是,校园足球亦如是。

校园足球的第一要义开宗明义,校园足球首在教育,重在立德树人。

因此,那些懂教育、把足球视作教育手段的校长,往往更能做出校园足球的本色。

近日,新华社记者走访了南京雨花台区的校园足球特色校,并遇到好几位这样的校长。

比如,岱山实验小学校长郭卫星和梅山第一小学校长邱红英等。

校园足球对他们来说是教育工具,就像课间操一样,要让每个孩子都能参与进来。

他们重视班级联赛甚于校队成绩。

在他们的学校,记者看到的是全面参与足球活动、充满活力的笑脸,而非进行有板有眼训练、一脸沉重的校队。

郭卫星说:“搞校园足球难在校长的认识问题,出发点是什么。

必须要明确一点:我们不是培养专业运动员,青训不是我们的责任。

学校是搞教育的地方,我们的任务是教育,利用足球对全体学生进行教育。

”踏实朴实,不重锦标,是南京雨花台区校园足球的普遍特点。

区教育局副局长周文林说:“我们重视里子,不搞面子工程,对校园足球的考核很扎实,不务虚。

学校校队的成绩不是我们的考核指标,我们对它们的成绩没要求,只要求普及。

”“形式主义在我们的校园足球内没有存活的空间。

”周文林说,“现在孩子都非常喜欢班级联赛,家长也支持,如不举办,他们肯定会反映上来。

”他坦承,到了中学阶段,校园足球遇到了目前无法掌控和解决的难题。

随后记者到当地的一所特色足球中学调研。

那里的校长非常重视足球,但很多家长不支持,其中一些坚决要孩子放弃足球全力以赴地学习。

“我们有个初三学生,学习特别好,也很喜欢踢球,每到周五他都想跟校队训练,但他爸爸知道他那时会训练,因此经常来监督他。

”这位校长说,“所以,他每次去训练都要背个书包,里面装着校服。

如果远远看到他爸爸来了,他就赶快脱掉训练服,换上校服,装作没有踢球的样子。

”这位校长表示,体育包括足球在内,是为培养健全人格服务的。

但我们很多家长对于“健全人格”这个概念没有清晰的理解。

他们只看重分数。

他说:“校园足球已成社会意识与体育价值交锋的焦点。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不仅很多家长对于校园足球存在误解,很多校长甚至地方教育部门工作人员也存在理解偏差。

这是中国校园足球目前存在的最大盲区。

武汉市硚口区体卫艺站站长黄红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对于足球的认知盲区,是我们和欧美国家足球差距的根本所在。

他说:“我认为,与足球发达国家相比,中国足球差距最大的不是技术,不是体能,而是对足球的理解。

如果我们校园足球理念错误,会导致整个价值观、理论和实践体系出现重大偏差。

”黄红兵说,中国足球缺少健康的文化,要培育一种文化,就必须摒弃任何的功利思维。

他认为,中国足球文化要从校园足球建起,创始之初千万不要植入任何的功利基因。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如何制定科学的考核标准,是现在校园足球面临的主要难题。

锦标考核背离校园足球的主旨,只会带来戕害;需要淡化校园足球比赛的成绩,可把成绩视作一种荣誉,务必与成绩脱钩。

让足球教育更加普惠目前,全国38万所中小学中,已有27000多所挂牌成为校园足球特色学校。

这是否意味着其他学校就不能搞校园足球?非也。

在北京黑芝麻胡同小学内,新华社记者看到了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校园足球。

黑芝麻胡同小学位于南锣鼓巷尽头的一侧,学校教学楼前有一块活动场所,只有一个篮球场大小。

“我们学校就这么大块地能活动。

”黑芝麻胡同小学主管体育的副校长周京胜指着教学楼前的空地对记者说,“这长30米、宽20米,一共也就600平方米。

我们学校800多学生。

在这里踢球,我们过去连想都不敢想。

”这样一所看似无法举办足球活动的学校,校园足球却开展得轰轰烈烈。

一个五年级学生告诉记者,班上同学们每次都盼望着周五不要下雨,那天他们要上足球课。

记者在黑芝麻胡同小学校园内看到,教学楼前的空地内用围栏围起了三块小球场,每块球场宽约9米、长约16米,三群孩子正在里面闹闹哄哄地玩得不亦乐乎。

周京胜说,自去年9月份小球场安装进校园后,孩子们活动量明显增加。

他说:“小球场踢球安全系数高,我们不用太担心安全事故,可以放心让孩子们在里面玩。

”今年年初,他们211名学生代表东城区参加北京市体质健康随机抽测,合格率为100%,优秀率高达70%,获得第一。

黑芝麻胡同小学的校园足球有种街头足球的味道,没有教练在旁边指导,孩子们自由地在场内踢球。

欧美足球专家认为,这有利于培养孩子的创造力。

据中国资深足球专家张路介绍,按照国际足联草根足球计划提倡的方式,围栏小球场内举行的比赛不设教练和裁判,不允许教师中断比赛指导学生,让学生在比赛中自己动脑观察、判断和决策,激发孩子的创造力、想象力、自主性、自律性和自信心,这是培养孩子健全人格的有效方法。

“围栏分割球场,界限明显,互不干扰。

”张路说,“由于周围有围栏,所以不存在球出界的问题,孩子在比赛中触球次数多,射门也多,大家都能踢到球,学生参与兴趣高。

围栏小场模式有效解决了困扰中国校园足球的两大难题——场地和师资。

像黑芝麻胡同小学这样场地严重受限的学校,也可以开展足球活动。

而在那些缺乏专业足球老师的学校,引进围栏小球场后,学生们不需要教练在场边指导,就能快乐地进行比赛。

中国校园足球存在较大的专业足球老师缺口。

在河北某县的一所足球特色学校内,记者发现那里有1700多名学生,只有一名专业足球老师。

记者在敦煌走访了当地4所足球特色学校,那里没有一名足球专业老师。

在一所小学内,记者看到一位数学女老师在训练二年级学生练习带球技能。

特别值得提及的一点是,由于围栏小场足球是为所有能踢球的孩子所设,是种纯粹的草根足球形式,颇有街头足球的随意性,比赛不计成绩和名次,不设校际比赛,不与政绩挂钩,因此避开了困扰中国足球的最大雷区——锦标主义。

避开了锦标主义的功利思维,校园足球就能避开最大障碍,即使存在场地和师资等种种不足,也能获得自然生长的宝贵空间。

标签:

返回列表